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fjky】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フジ x キヨ


对不起了被我拖进fj右的朋友们,我最近实在是对fuji私底下的s中意的不得了。

话说我明明是个F本命,却一直在写K为主的东西...

写的实在太开心了,明明什么营养也没有却狂爆字数。

…………………………………………………………………………


キヨ坐在床上漫不经心的换着电视频道滚来滚去。新剪的刘海短的太尴尬,又扎着眼睛又没办法撩到耳朵后面,搞得他烦躁的不得了。


「我洗好了哦,キヨ 」模模糊糊的传来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他马上调整好坐姿,正好屏幕上也切着佐佐木希新的广告。


「のーぞみーる超可爱!」

「あぁ、そ。」


这样说着的フジ带着满身的水汽和沐浴露味闯进这个空间,明明存在感那么强,又非要敷衍的坐到桌子旁边去。


「フジ你看啊!这边超可爱!」

キヨ不甘心的翻了个身,这样整个脑袋都从床尾垂了下来,看起来就像哪里搬来的尸体,不过他并不在意,专心的用脚尖踢着那个开了笔记本电脑就要工作的人。


「比起这个,キヨ你明天是不是又要去和那群唱见去喝酒。」

「什么嘛,人家都是有名字的。」

「那也不管,怎么能半夜十一点去喝酒呢。」

「没办法人家要工作不像我。」


这样说着的キヨ努力摆出一副顺理成章的表情。他不是不知道明天是对方的演出首日,也不是不知道那个人这会儿吃人的表情是因为自己。


不过他一个外人跑到庆功宴去算怎么回事,他又不是傻,在老老实实的看完了演出后还要老老实实的回家上床。


「那你可以和こーちゃん、うし他们一起去啊!」

「别,天天见烦死了。」

「你可以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去玩,比如和ヒラ,但是不能和讨厌的。」

「诶,你说讨厌哦,我要去发推特了。」

「没有,不是讨厌哦......就是......恩,讨厌。」

「傻逼别想了,不过是喝酒而已。」


聊着聊着キヨ又觉得自己的恋人这张性冷淡脸也挺可爱的。于是他蠕动过去,半个身子悬在床外面的挂在他身上,玩着对方还没擦干的头发。


フジ以为自己得到了什么和好的信号,又担心害キヨ真的摔上一跤。可怜巴巴又欢呼雀跃的僵持着身体讨价还价。


「那我让接你吧。」

「不行,你一定会三催四请的烦死了。」

「可是你出去喝了酒怎么回来。」

「打车。你是不是傻。」


拗来拗去,キヨ又失去的兴致,恹恹的掏出耳机线来表达了拒绝交谈的心思。反正对方便秘一样的表情只要翻个身就看不见了。


キヨ有时候故意想让フジ嫉妒,却苦于自己连一个墙头草都没有,反而自己嫉妒起对方身边的花花草草,可哪一天フジ真的疑心生暗鬼,他又觉得要不要这么无中生有这么烦。






夜半的烧烤店生意兴隆的和时间不符合,天月专心致志的瞪着窗外,朝着刚刚下车的小帅哥挥手。


可惜小帅哥另心有所属,没有急着关车门,探着身子和驾驶员念叨了几句,凭着他拍起车门的力道,看样子驾驶员是回了嘴,只能把不满都发挥在无辜的轿车上。


目睹了全过程的天月深深感到还不如把注意力全放在没熟的烤肉身上,眼前这一幕实在尴尬。


直到对方的身影躲进大门朝着他走过来。驾驶员的眼神闯过毫无用处的玻璃窗直直的射向他,天月强挤出自然的笑容对着他,驾驶员也勉强露出体面的笑容,让他瞬间想起电视剧里那些情场悲剧的男主角。


「天月,你说人是不是吃饱了才要谈恋爱。」

キヨ愤愤的把包哐当一甩,拖开椅子说出今天的开场白。


你问单身童真男我问谁,天月边喝边想。


热衷36D的他为什么要接受一个一米八一百六的糙汉的恋爱戏码,这是キヨ最近在思考的问题。


只不过他也同时意识到自己关于这个问题的思考晚了三年。


三年前他接受フジ的告白,两颗核桃大的脑仁就全腌渍在蜂蜜和多巴胺里,做了不少傻得可怜的事情,也无视了不少傻的可怕的事情。交换戒指,交换公寓钥匙,交换海誓山盟,完全没有想过爱也会被人生海海拍死在沙滩上。


什么M,连心理测试都讲了这个人内心里面就住了一个S啊!キヨ想想自己推特下面的评论就一肚子火气。那个狡猾的混蛋表面上唯唯诺诺的惹得大家都觉得实际上是自己欺负他,其实是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


今天发现票子是最前排左边的指定席,フジ正前方的位置的时候他还想夸夸对方这么贴心,然后他就发现旁边的美女。


不管是紫色的荧光棒还是冒着桃心的眼神都能说明这个人绝对是フジ的大饭,该死的是フジ居然还往这个方向频送秋波,旁边的尖叫声也一波比一波响。


气的他恨不得拉着对方的胳膊,给她从头普及一下フジ的恶习和坏脾气。


他最近老是觉得他们真的不合适。自己一个人活着就挺好的也不需要谈什么恋爱,フジ就像个灯泡似的不仅闪眼还招蜂惹蝶。他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强制在一大堆的不同点里面活活消耗而已。


「你说要是我当时没和フジ谈朋友多好啊。」

「诶?」

「那样子就能接着玩玩茶番扯扯犊子,不是超棒的嘛。」


「别想了,」天月咽下嘴里的食物,觉得自己今天不解决这个烂摊子绝对会影响食欲的。「キヨ你之所以那么笃定要和フジ做朋友还不是仗着他喜欢你,要是他不喜欢了看你急不急。」


被一语中的的キヨ叹了口气。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特别喜欢对方,爱到能挣脱地心引力变成一颗流星,不过当他被言明对方喜欢自己喜欢的不得了的时候,他又觉得要不要这么腻歪。






キヨ沾着满身酒气站在家门口的时候还为了错过宵禁时间而内疚了一秒,不过下一秒他就想起对方讲不定还在一大堆美女和基佬的庆功会上东撩西拨的。


气势汹汹的打开房门的一瞬间キヨ就怂了,刚才还在妄想中被他打了一顿的对手正若无其事的坐在床头欺负电脑。


「晚餐吃的什么?」


看着对方眼睛下面的黑眼圈他又心软的不行,感觉自己刚才吃了那么多肉都恨不得补到对方身上。


「叫的外卖,没有人陪我吃不是吗?」

「你是怪我在外面吃咯?」

「我没有这么说不是吗?」

「那你想和谁?那个黑丝的御姐?」

「谁?」

「今天坐指定席上我旁边的,你不是送她签名球了嘛?」


フジ惊讶的转头转头看着他,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单方面停下了这段对话。


「算了我好累哦,去客厅继续。」

「继续什么?」


虽然理智上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老老实实的认个错,这样说不定还能两个人一起吵吵闹闹的看个欧洲杯初赛。要知道足球一个人看可没意思了,不过他还是想着对方漠不关心的脸就不舒服。


「不是你让我赶紧做编辑吗。」


被门关上的响声震傻了的キヨ回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枕头和被子。


卧槽,他气的把床头的狗狗的玩偶扔到地上,想了想觉着玩偶一个人的躺在地板中央可怜不过,又巴巴的捡起来抱在怀里。


这玩具还是フジ搬来他这里时为数不多的随身行李,还叫做盐水这种鬼名字。


这样发散着他又想起フジ那时候胆大包天的跑到自己面前来告白。说什么是因为憧憬自己所以跑来做实况,本来想着要是比自己有名了就告白,但是现在感觉没可能了就先告白。


他当时本来打算嘲笑他的,不过看着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心软了。早知道就让他多告白几次再答应的,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是不容易被珍惜。


喜欢フジ的时候,双人床的中间都像是银河阻隔,厌烦フジ的时候在同一个世界他都憋得慌。


也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睡着,最好像自己一样翻来倒去的。キヨ这样想着觉得床单和烙铁一样烫人,偷偷摸摸的打开房门。


要是他没睡着的话自己就嘲笑他一下,要是睡着了的话……要是睡的熟的话……


还好客厅里没有弥漫着对方动物园一样的呼吸声,他蹑手蹑脚的跑到沙发前面。


当时买的时候,店员推荐的最大卖点就是可以让小情侣同时睡在上面的超大柔软设计,就算自己用着单身狗狠狠的顶了对方,还是没有抵过フジ小狗一样的眼神。


打游戏的时候还是更倾向于坐在沙发前面的地板上,久而久之这个地方反而成为吵架的时候专用的冷静场所。他忍不住蹲了下去,细细的端详了一下那张一半埋在薄毯子里的脸。


也不知道是什么天赋,就算长着一样抗拒社交的脸,还是天生擅长让每一颗流星都老老实实绕着他转。


「其实就是你不好。」

他轻轻的讲了一句,又隔空比划了一下对方沉的可以掉下来一样的眼袋。吵架的时候想把对方像粒沙子一样揉出眼睛,清醒的时候打量这个动作又显得尴尬。


「听话只听一半的笨蛋,什么美女不都是话题啊,我只是想和你聊一聊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罢了。」

「什么嘛总生气,你都不想想我们多久没在一起玩了。等你有空的时候,或者心情好的时候......随便什么时候......我们不为了录实况的打打游戏好吗。」


キヨ在一堆莫名其妙的话里犹豫不决,直到腿蹲麻了才觉得自己这样子傻透了,还好对方睡着没有听到。他想要站起身跺跺脚,才发现自己衣服的下摆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来的手攥的紧紧的。


「我梦到你对我说了些想听的话,只可惜醒来全忘了。」

那个不让他站起来的人鸵鸟一样把脸埋在沙发靠背里,手却弯出来顺着他的衣服下摆进攻到手腕上。


「天亮了吗?」

「没...是我吵醒你了。」キヨ悄悄地回答。就当做在梦的世界里,说一点傻话也好像是能被原谅的。


「你还在生气吗?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和你说说话。」

「可是我不喜欢你夸别人。」

「这我不能保证,谁让他们都喜欢你呢。」


他顺着下拉力气坐在对方弯起来的身体的凹陷处,让对方抱着他的腰得寸进尺的做膝枕,空闲的手玩起对方的刘海。


「可是我只喜欢你啊,你知道的。高中开始我就只喜欢你。」

「你也知道我喜欢你的,不是吗?」キヨ看着对方卖萌一样露出来的一双眼睛里大写的不服,只能叹口气。


「好吧,那我保证尽量不夸奖别人。」

「那......我们还是和好吧?」

「你知不知道破镜重圆就好像真的把破掉的镜子粘起来一样不可能发生啊。」


キヨ这样说着,终于抽泣起来,把脸埋在对方并不算柔软的头发里。


フジ顺从地抱紧了キヨ,奉上他从好几天前就怀揣着的怀揣了的亲吻。这一次他终于能老老实实的用喘息和体温把愧疚、喜悦与渴望,滔滔不绝地倾诉给见异思迁的爱人。




评论(6)
热度(17)
2017-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