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kyfj】你还记得那艘船将要驶向何处嘛。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キヨ x フジ


标题就是马里奥制造的某个关卡,生活就开到哪里是哪如同脑洞。

毫无营养但永不厌倦的一方死亡和双向暗恋。请自带心理准备不要打我。

为什么每次产文都想要祈祷一下明天顺利呢......


…………………………………………………………………………


“是假的......吧......?”


キヨ后退一步,以他不会承认的程度害怕着眼前朝他微微笑着的フジ。就算对方和从前一模一样的扬着眉毛,笑嘻嘻的看着他,没有鲜血淋漓也没有青面獠牙。


他又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的手,就算不用镜子,从这双干枯的充满着皱纹的手上就知道自己还是这个世界线的自己。


但是フジ,フジ他应该是......应该是已经死了吧。


“恩,死掉了哦。”是自己把疑问写在脸上,还是フジ这混蛋变成幽灵之后有读心的本领。他懊恼的覆盖住フジ盖在他脸上的手,舍不得放开。


自己自从结婚之后就没有再见过那个人,明明和こーすけ和ヒラ甚至以前的staff都还是陆陆续续的有联络,却是因为各种巧合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个人,到底是有意的生疏了还是无意的自己也讲不出来。


听说他有了个超可爱的女儿,听说他做了还挺有名的编辑,听说他做蛋糕做到拉肚子,听说他喝酒的时候喜欢烤芝士片。这些听说大事小事穿插了他整个人生,直到他上个星期听说他死去了才终止。


有时候会觉得现实才是梦也说不定,这样子平平淡淡的人生就像是假的,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又会是高中在课上睡着的自己。也许只是那个时候冲着フジ幻想自己34D的未来妻子,不用睁开眼睛就会被拍头。


一直到现在,直到这个时候透明的フジ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握着他的手,才恍惚中有了一生的实感。


事到如今,妻子早已去世,孩子们在外面打拼就像是当年的他自己一样,北海道的家里面,又只剩下他和フジ两个人,就像是高中家人出去旅行的时候一样。


“フジ啊还记得你以前送给我的陶塑嘛?”

“怎么啦怎么啦!不会是被你扔掉了吧?”

“没有,其实是被我摔碎了。”

“超过分!!!!”

“因为以前的班花死掉了我太伤心了嘛。”

“说起来我们以前住的地方门口的咖喱店还开着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www我还去吃过变得超难吃的www”


太好了,这样子和フジ聊天的日子真是太好了,设定好的吐槽装傻鸡毛蒜皮都超有趣的。现在的便利已经到了不用出门的地步,キヨ觉得自己可以彻夜和フジ插科打诨,年轻时一样熬夜。


“傻蛋你要用哪张卡片快点啊!”

“我不是按不到遥控器吗......キヨ帮我。”

“那就这个吧,这样子我就能得到一张新卡片呢嘿嘿嘿。”

“キヨ超级过分!”

“嘿嘿嘿。”

“恶魔,恶魔出现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フジ是キヨ遇见过的第一个幽灵,相处起来超级有趣的,那些扼杀在生活中的奇思妙想都复苏了一般,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回到了二十代左右的时候。


“フジ我们出去逛逛好不好!”

“但是キヨ你手上拿的什么?”

“嘿嘿嘿!这是传说中的招魂锁哦,不然晚上出去你祸害别人怎么办?”

“不就是狗链嘛!就算是月圆我也不会咬人!也不会传染。”

“那万一风一吹你飞走了怎么办!”

“风不吹我也会飞!不需要你操心!”


最后フジ还是妥协的让キヨ在他手腕上牵了绳子,还被迫在半夜三更玩了秋千,キヨ嘿嘿嘿的笑着,带着フジ就像是带着自己的专属宝可梦一样,幽灵系猥琐流的宝可梦。


“フジ......”

“恩?”

“什么都没有......”


フジ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不是...别的地方......?


キヨ不敢问,月光下面フジ看着眼前的侧脸显得冷淡异常。有点像是高中放学以后的美术社,フジ看着画板的样子看着泥塑的样子。明明知道一旦搭话,对方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却不敢开口。


那时候的自己怎么应对的呢。大体上就是啪嗒啪嗒的按着勇者的按键吧。


有的事情只有关系变好了之后才能做,一起头凑头的打游戏,把不喜欢吃的东西扔到他的碗里,任由他搂着腰或者胳膊,一个人睡床另一个人打地铺。


却有的事情越是熟悉越没有办法好好的传达出来。


没有办法告诉他一起玩游戏挺开心的,没有办法告诉他就算是大福里面的牛肉或者粘着奶油的鸡块都没有关系,没有办法告诉他画的画做的泥塑他很喜欢。


没有办法告诉他......。


总是有事情是靠大声嚷嚷,吐槽和肢体接触不能表达出来的吧。但是没有办法说出来,对这样的自己讨厌的不得了。


无数次的想要说的话,在舌尖滚动就是说不出来,就像是在冰箱里过了赏味期限的面包,这个房间乃至世界的空气也干巴巴的可笑。


“フジ我爱你。”

“呜哇キヨ你不要玩homo设定调戏我啦。”

“哈哈哈哈傻瓜吗你。”


就算是灵体也还是会被吓到从窗台上掉下来的,掉下来之后还会揉一揉胳膊,实在太好笑了キヨ忍不住大笑起来。


认识的时候就是这样子,明明娘炮的不得了,做事情又磨蹭又强迫症,却粗心眼的不得了。经常在看不到的地方就弄得一个个口子淤青,然后自己就用不想上课的理由陪他去医务室。


キヨ我终于成年了我们一起去喝酒吧。

キヨ染金色的头发真好看,我也想染了。

キヨ游戏玩的这么厉害好火大。


“キヨ ......キヨ ?”


回过神来看见フジ弯着腰担心看他,要不是穿过身体能看见背后熟悉的柜子,キヨ还以为现在只是小睡了一下被叫起来。


叫起来之后呢,他们应该互相推诿的觉得去叫什么外卖,然后嘻嘻哈哈的胡闹直到受不了才去录视频,太晚了就将就着打地铺,因为明天还有安排,因为明天还要见面。


“フジ,我们什么时候再去录实写啊,我好想去游乐园啊。”

“恩?”

“啊,什么都没有。”


可能都是フジ这个样子的错,キヨ最近总是梦到自己高中时候的事情。天台也好,弹珠汽水和游戏王的卡片也好。


明明大家都变老了,只有你一个人还是这样年轻的样子也太狡猾了。


“キヨ你冷吗?”

“北海道你说冷不冷啊!揍你哦!”

“对不起呢キヨ,这样子我也不暖和啦。”

“没事啊,我可是穿背心外套就能度过冬天的啊。”


委屈兮兮的,好像拖拉着尾巴一样的フジ,キヨ干巴巴的安慰道。这个样子他这辈子只忍心过一次,一次就持续了六十年。


“キヨ你也要吃点蔬菜啊!”“キヨ不可以光着脚在家里跑。”


虽然这个幽灵唠唠叨叨的还落伍,总是重复着六十年前的话,还附带偶尔的时光回溯buff,但是キヨ的耐心也在逐日增长。


只有我这样伟大的主人才能容忍他了吧,キヨ装出义勇的脸。对于现在的生活キヨ只有一个遗憾,同居的フジ不像东京那时候有事没事就要在キヨ面前晃悠,经常是要キヨ叫他,或者等到キヨ以为他已经成佛去了才会出现。


“新发售的虚拟游戏哦,以前只有小说里面才有的哦,只可惜你已经玩不到了。”

“呜......那キヨ代替我好好玩哦。”


不对,总是有什么地方不对,キヨ一下子被错乱感袭击,フジ这样子看着他,好像这样子就满足似的。是他脑海中回忆里的样子,却总是有违和感。


但是我觉得已经足够幸福了。キヨ看着被自己关厕所灯给吓得嗷嗷乱叫的幽灵,嘿嘿嘿的笑起来。


一定是太过幸福了,才会产生不应该的错觉。


“哟,キヨ,好久不见。”

“こーすけ!!这不是ヒラ嘛!!フジ快看,我们好久没有在一个房间里面啦。”

“诶?”

“你们愣着干嘛,就算是幽灵也打不过我啦,别担心。”

“フジ在哪里?”

“キヨ我们看不见。”


キヨ拉着两个人往沙发的脚步停了一下,又埋头向前走去。


“不就是在那边嘛?游戏机手柄前面。”

“キヨ那里没有フジ,或者说那里......”


没有游戏机手柄,こーすけ没有说出来的活被ヒラ的触碰咽下。


“啊,好久不见,这个游戏好玩吗?”

看着ヒラ热情的不寻常的和空气打着招呼,こーすけ一头雾水的趁着キヨ去倒水的时候向ヒラ提问。


“嘘......”


作为回答的是ヒラ这个可以说的上俏皮的动作,こーすけ觉得从手指尖开始都一阵冰凉。


“キヨ你,想念フジ嘛?”

“说什么傻话啊,他不就在那边吗。”


キヨ抬起头,看见フジ一如既往的坐在桌子前面看他从来没看完过的柯南漫画。于是他安心的转回来,对着こーすけ用力的咋了一下舌,


“想那种看万年带着领结眼镜,长不大的小学馆漫画的人?”

“但是キヨ,你家的柯南的漫画,我家小子上次带回去了。”


你不记得了嘛?

我不记得的究竟还有什么?我的记忆,哪里出差错了?如果找到了那个bug,世界会崩溃吗?


キヨ呆呆的维持着原来的动作,吓的こーすけ狂在他眼前挥手。


“キヨ......”

“不要用这样子的眼神啦!我又没有疯掉!”


恶狠狠的赶走了友人,キヨ转过头看着フジ,看着那个人穿着他们在德国旅行的时候买的绿色帽衫,坐在桌子边上夸张的转头望他,像是玩了无数次的梗。


冬日难得一见的暖阳照得透明的灵体微微发光,キヨ曾经在无数个这样子的天气里,让フジ在足球场边上给他拿包拿饮料喊加油,让フジ 一个人打扫卫生自己晒太阳,让フジ忙这忙那抱怨满满之后喵一下卖个萌。


那样的日子,就好像一个世纪之前了。


“フジ!陪我出门去超市买菜啊!”

“キヨ你要自己下厨啊,能不能吃啊!”

“比起我的厨艺,フジ你为什么能存在在太阳下。”

“啊,我忘记了!!!!”

“因为......我,忘记了吧。”


キヨ走上前去抱住フジ,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怀里一点一点空下去。


能够触摸到,也是因为想要触摸到吗?因为喜欢也好,因为寂寞也好,如果只是思念他一个人的话还算不上爱的话。


这个谎言,キヨ醒悟的太晚了,也太早了。


会不会有那样一个世界线里面我和你真的一起打打闹闹的活到了这个年龄,或者有一个世界里面,我从来没有和你相熟过。


只有那样子的极端,才能算的上是“幸福”着的了吧。


完全失去フジ的时间反而快的不是那么难熬,就算北海道的空气沉重的难以呼吸。最后躺在病床上的他反而是最俺里面的最后一个。


キヨ放任自己无视了孩子们哭泣的声音,专心的看着远处的天空。终于拥有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


那个人发着光的样子真好看,恍惚间キヨ像是看见他们出门玩的样子,他迟到再久,那个人就傻乎乎的站着,反射着阳光,耐心的看着手机等自己到。


明明知道是假的,明明知道是错误的,他还是朝着那里伸出了手。太好了,这一次,我终于可以选择握住你的手了。


透过透明的天空,就像是看见了最俺的四个人又凑在他东京的充满着杂物的房间,吵得死人的笨蛋游戏,フジ偷偷的往自己这边蹭了蹭,满足的笑起来。


“我保证我爱着你,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最喜欢的东西就是你了,远远超过电影,漫画,游戏,佐佐木希。”

“キヨ太好了,我也喜欢你。”



…………………………………………………………………………

因为是自己创造出来的幻觉,所以一切的交流都逃不过kiyo自己局限的潜意识。而真实存在的东西,才会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明明是同一个问题,前后两次所得到的回答不一样。

评论(1)
热度(11)
2016-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