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kskhr】virgin suicides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 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こーすけ x ヒラ


已经不是病娇了,简直就是有毛病。写的我真的好兴奋啊。

没有前因后果,想要污ヒラ,想要杀掉ヒラ。

写完觉得实在太不适合做生贺了,还是推迟发布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


为什么?


这种情绪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的血液里面沸腾了。就像是恶魔的诱惑,每一次的心跳,每一次的呼吸,每一个看着你的眼神里,都在叫嚣着。


“こーちゃん今天不行哦,我有别的预定。”

“さぁ、请好好玩哦。ちゃんーヒーラー。”


这层伪装的和平的表面还可以持续多久呢?我和你的关系,我和正常的关系。


“こーちゃん,今天有人和我说了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呢。”

“这家店我上次和别人来吃过,还挺不错的。”

“不行啦,我已经和别人说好了。”


别人,别人…别人别人别人!

为什么呢,为什么好好不能呆在我身边呢。你的话语就是解开封印的咒语,量产引起质变,什么时候就会达到那根稻草。


如果不是我一定每天要给你发line的话,如果不是我叫你出来的话,如果我自己切断了我们中间相连的那根隐形而脆弱的红线的话......总有一天我会和他们一样,只能叫你ヒラ,笑着勾住你的脖子然后被甩开,慢慢的一个月见一次面演变成半年一年再也不联络。


一不注意的时候你就有了自己的,和我完全没有关系的朋友。能够自己去了理发店,染成了栗色的头发。总有一天你也会开始带上别人送的手链耳钉。成熟老练的和别人打交道。和真实世界里的人约会做生孩子必须做的事情。


一想到这样,我就不想再迎来明天了呢。这样子的明天,光是想一想,就是我最可怕的噩梦。


而且最可怕的地方是,它很大的几率会成真。


其实视觉成像是倒着的,你知道吗?大脑根据“愿望”进行处理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世界,我和你,是我想要看到的,还是我应该看到的?


那么我所看到的你,还是真实存在的吗?我记忆中那一个小兔子一样,在放学的体育馆里战战兢兢的等待着,看到我来的时候露出安心的笑容哭泣的你呢?


我丢在哪里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直在想,和男人在一起肮脏吗?

与其说和男人在一起肮脏,倒不如说是产生了想要折断对方羽翼的念头比较肮脏。


想要在一起,想要和他在一起。


不管是说话的时候拖长的尾音,黏黏糊糊的语调。还是他微笑的方式,嘴角勾起来的弧度。或者他挑着眉梢看人的样子,肉嘟嘟的婴儿肥。抱着的时候会咯咯直笑的腰上的痒痒肉,捏起来像是喵咪肉垫一样软乎乎的脚心。


想要全部变成我一个人的。


真是不公平,明明就是同样的物理构造,重叠的人生经历,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变得那样美味可口?


那样子纯洁的眼睛,望着我的眼睛,迟早有一天会变得肮脏不堪的不是吗?就像是一起玩耍的公园,学校里的樱花树,很好吃的可乐饼店,那些和我一起长大的东西,包括你,都会变得面目全非。


从紧紧的陷入手心里的指甲边缘慢慢流下红色的液体,要是能把我深爱着的你,也锁在这种液体中就好了。


在这种纯洁被玷污之前杀掉他就好了。


静推百分之十的氯化钾,就可以一点症状也没有的死去,你看氯化钾也能用来堕胎,多么美丽而充满意义。


那时候你蓝色的静脉会在苍白的手臂上安静的跳动着,被插进你最讨厌的针头。看不见颜色的无害液体被强迫的进入你的身体,因为是我给的所以不得不全部接受。


直接用刀也不错,这样子的粗暴的方式我也完全不讨厌呢。用刀锋划开的话就是一道细细的血痕,然后被身体内的压力撑到爆炸。直接捅进去的话会发出噗嗤一声闷闷的声音,然后鲜血把你雪白的衬衫染红。


或者直接用手掐住你的脖子,因为扼住了声带发不出声音。只能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我。一直到最后都只能看着我,紧紧的抓住我的手。


你睡着的时候也好,就像是漂亮的公主一样静悄悄的睡着却再也等不来别的王子,会永远的留在巫师的身边。清醒的时候也没有关系,尖叫和呻吟会变成更美味的调味料也说不定,眼睁睁的看着我,直到最后一秒也看着我,到最后再也闭不上的瞳孔里也只剩下我。


我一定是快要坏掉了啊,或者已经坏掉了也说不定。但是只要想到,就可以开心的笑起来。


你就在我手边睡着,无防备的表情轻轻的吐着气息。我应该怎么办?


还能再说多少次早上好?


评论(1)
热度(7)
2016-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