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kskhr】爱亦或者保护欲作祟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 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こーすけ x ヒラ


…………………………………………………………………………


“我请你吃蛋糕好吗?”

“不用了,我们约好了马上要去吃饭。”


若无其事的挡掉西装男伸向ヒラ的手,抬高自己的声音盖过了他好呀的回答,在确保依旧依依不舍得男人已经消失在视野范围内,こーすけ转头瞪向那个看上去依旧无辜的青年。


“还好我到的及时好吗?!为什么要答应他!”

“诶?不就是看我一个人在发呆所以聊一聊的大叔嘛?”

“才没有呢!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了吧!你一点自觉也没有吗?”


看着好像很难过似的低下头不说话的ヒラ,こーすけ反省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语气是不是太严厉了。他清了清嗓子,思考着说些什么来打回圆场。


“啊,こーちゃん吃糖吗?”

就像是炫耀似的直直的伸到眼前的手心上的糖果是不熟悉的包装,静悄悄的躺在那里,像是被讨赏的小孩子献祭。


原来刚才低头是在找糖吗?こーすけ没发现自己被成功的岔开了话题,只为了ヒラ没有难过而松了一口气,随意的拆开一粒赛进嘴里。


“诶,薄荷味的…”他用舌尖顶着糖果在上颚转了一圈确定了一下,“ヒラ你不是不喜欢薄荷味吗?”


“不喜欢的哟,刚才的大叔给的。”

“哈?不认识的人给的食物不能吃,你小的时候我就教你了吧。”

“既然是薄荷的就扔掉吧。”


前一秒还握在手心里的糖果瞬间就决定了被抛弃的命运,就算达到了一样的目标,理由却和こーすけ所预想的不同。无视了冲上鼻腔的辛辣感,他三两下的把糖嚼碎了咽下,跟上已经向前走的人。


“你想要吃什么?”

“恩…没有什么想吃的呢…”

“还是想吃蛋糕吗?我请你也行。”

“不行,我昨天听到后座的两个女生在窃窃私语,肯定在说我又胖了。”


真的不明白,就算是认识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看清过。


可以随意的当众念出自己送的礼物的价格,可以无视掉自己无数次反反复复的叮嘱,却随时在担心会不会有人在背后说坏话。


一方面对人随意的交付信任,天真的可怕,另一方面又对别人言论敏感到近乎神经质。


就像是上学的时候被班上的同学恶作剧,被关在厕所里,被孤立欺负。不管重复多少次,那个少年都还会傻傻的上当,因为别人一句话就轻信对方,然后再一次受到伤害哭泣。


那个样子的ヒラ,从来都没有长大过啊。


“怎么突然染了茶色的头发?”

“不知道…突然想染。”


こーすけ微微的侧过头,从他的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身边的少年苍白的唇色和乱糟糟的头发,永远没有睡醒一样的表情。


想要教会他不要相信别人了,想要好好的保护住他不会受到伤害。


但是他是ヒラ啊,笨蛋的倔强的ヒラ。就算是被说教,低下头的时候一定是不服气的撅着嘴。


就算打电话的时候清楚的听到他在哭,也只能听着哭腔和他讲一些游戏动漫来闲扯。就算知道被班上的同学孤立,也只能带好便当和他一起去天台打游戏。


这样子正好遇到的机会能有多少呢,更经常的还是只能默默的看着他的后脑勺。


小兔子一样的ヒラ,会不经意的露出肚子的ヒラ,会因为风吹草动就缩回窝里的ヒラ,他真的需要保护者吗?


或者说自己真的有保护到他吗?


每隔两三天不找他出来吃饭就不习惯的是自己,去对方家里主动要求打扫卫生的是自己,希望朋友圈生活圈重叠的也是自己。


想要在一起,想要和他在一起。


“去ヒラ家吃好不好,难得我想下厨。”

“我是没什么关系啦,こーちゃん不会太累吗?”


看,真是没有用的自己。


“不会哦。”带着和平时一样的表情,こーすけ温柔着对着身边的少年做出回答。


是爱吗?

还是作祟的骑士病?


“呐,ヒラ?”

“恩?”

“没什么......”

“こーちゃん快点说啊,这样子欲言又止的坏习惯不行哦。”

“ヒラ啊,认为我对你来说是什么?朋友?团员?”


就算低下头来也不一定是沉思,但是这样子破烂的理由也完全不能阻止こーちゃん变得紧张的心情。胡闹着说出来的话也不一定是胡闹,但是他又能不能真的看清楚呢。


“こーちゃん就是こーちゃん哦。”


我,就是我?

啊,是啊,这样子纠结的我才是傻瓜。こーすけ发现自己傻站着已经远离了ヒラ,嗤笑了一声,跑上几步勾住ヒラ的脖子。


不是爱吗?

就算只是以这样的保护者自居着。


非要说的话像是ヒラ家的小金鱼,就算是有很多很多的外面的生物,有的最后成为了一起玩耍的同伴,有的吓唬他们,有的只是擦肩而过。


只有他们两只,是来自同一只水族箱的金鱼。


真是糟糕啊,跟着ヒラ太久,连想法都变成这样子的笨蛋童话了。


评论(3)
热度(13)
2016-0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