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凉念】いつかのおとぎ話

【J禁】【P禁】。


腐向注意,捏造注意。同人作品,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山田凉介 x 知念侑李


老规矩,有重要的事情发生前都写点什么。期望自己考试能全过。以前发过的东西拿出来二改,不过我觉得没人会觉得眼熟的。


…………………………………………………………………………


下午就没有了工作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奇迹,知念侑李却没有回自己家,米色的布艺沙发又不耐脏又不帅气,可惜他的恋人总是带着一种谜一样的少女情怀。


但是不得不说这样子的沙发会把人的干劲完全吸收掉,有一搭没一搭的转着电视台,看到有意思的番组就停下来看一会,百无聊赖的。


一定是因为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差,门外面的细细小小的声音知念侑李也听得清清楚楚。


先是小孩子放学的时间,吵吵闹闹的大概是在说今天的有趣的事情,然后到隔壁的大叔出门溜狗的时间了,都可以听见汪酱兴奋的叫唤声。


可惜都不是他,知念侑李一边为了搞笑艺人的段子哈哈大笑,一边分神的盯着时钟。


嗒,嗒,门口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方才那么介意时间的样子好像是假的了一样,没有一点要起身欢迎的样子,继续兜兜转转的看着电视。


杂乱的拍门声,就算隔着门板也清晰地展现出那个人不耐烦的样子,知念侑李挠了挠鼻子,蹑手蹑脚的跑到门后。


像是终于放弃了这样无所谓的行为,窸窸窣窣的塑料袋后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我回来......了......啊!”


没有说完的尾音被尖叫所打断,本来温馨的回家场景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冤家打架。山田凉介两只手拎满了袋子,躲避爬到他背上的知念的攻击,还要小心不可以把知念甩下去。


“啊,不行了,今天的我已经不行了,好累。”满身负重的乌龟终于爬到了沙发边上,小心的把背上的负担扔到软软的垫子上。


“知念以后不可以这个样子啊,再吓我我就要生气了。我保证我一定会生气的哦。”


就算被碎碎念,袭击成功的知念也只是维持着自己的招牌笑容,笑嘻嘻的乖巧的正坐着,装作可爱的歪了歪头。


“真是的,也不怕自己摔跤。”


最后气势全无的做了总结,山田凉介揉了揉自己的发型,不知道第几次发现自己就算知道是假的还是对这样的知念没有办法。


小动物一样的知念,简直就是毛绒绒控山田凉介的大杀器啊。

真是太狡猾了,知念真是太狡猾了。


终于能放下两只手上满满的东西,从疯狂购物的家庭主妇角色中脱离一会, 知念自然而然的接过脱下的外套,挂在门边上的衣架上,然后在身后传来拖沓的拖鞋声时,转过头来和恋人接吻,时间和位置都像是经历了千万次一样,精准的刚刚好。


“今天我买了超级多食材哦,庆祝一下我们两个人同时休息。”


就算回了家,山田凉介也忙碌的不得了,把刚刚买的东西放进厨房,收起知念乱扔的抱枕,知念就跟在山田凉介屁股后面转来转去不说话。


“知念你等一下就不要回家了啦,我上次去排戏的时候看到有小浣熊的睡衣哦,超级可爱的!”


山田凉介看上去也完全没有在意,自顾自的进行着对话,转身的时候还要小心翼翼的不要踩到他新长出来的小尾巴。


光是拆开塑料袋拿出食材的过程就足够让人期待的了,知念要是有瞬太的耳朵的话,大概早就竖的直直的了。


每一个节食好几天的人都不可能能抵抗这样的诱惑,每天的蔬菜色拉和土豆没有让他一心向佛,倒是一心向肉,现在听着拆塑料袋的声音,就停不住开始想象晚上丰盛的大餐。


而且山田凉介已经好久没有亲自下厨了。电影连着综艺,不要说什么下厨了,连好好的两个人说说话的时间也没有。


山田凉介什么的最讨厌了,每天都是速食和外卖,真是不称职的饲养员呢。


“知念,晚上吃烤鱼还是照烧的?”


所以久违的大餐真的让人开心的想转圈圈,但是现在要有骨气,不可以投降。


“不说话的话就是萝卜哦。”

“不要,要吃烤鱼!”


......

啊,完蛋了。和山田凉介这个混蛋讲话了。


“好啦好啦今天我会洗碗的。”山田凉介好脾气的弯着眼角,看着门口那个满脸沮丧的伪小孩子。

“但是你要穿小浣熊的睡衣。”


这所有其实就是他们早上打的一个赌,知念半小时里面和山田凉介讲话的话就要负责洗碗。


啧啧啧,真是无聊的日常。


已经输了一局的知念咋了咋舌头,不屑的看着眼前那个带着偶像闪亮亮笑容的色胚。但是反正早晚要穿的,还不如让家务狂人山田凉介洗碗呢。


知念最喜欢站在厨房的凉介了,穿着他故意买的粉红色的围裙,微妙的好笑夹杂可爱感。就算聊天的时候完全没有营养,不是八卦就是抱怨和烦恼商谈。


但是能这样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讲话就听有意思的了。


两个人上一次的接触还是综艺之前stand by 的时候,两个人在人群的掩护下小小的牵了牵手,连温度还没有互相传染呢就分开了。恋爱谈了这么久,事到如今反而被逼着禁欲,太惨了。


但是知念侑李也很喜欢那样子闪闪发光的山田凉介,从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努力派的笨蛋是多么喜欢跳舞和演戏。


他也知道这个人最适合站在舞台上帅气的样子了,所以就算要把自己的东西分一点给别人也没有办法啊。


正看着山田凉介的脸发呆的知念恍惚间感觉到奇怪的味道,皱着眉回过神来,山田凉介正盯着他看,满脸恶作剧的笑意,手上是打的生奶油。


“啊,原来知念发呆的时候这么乖,让张嘴就张嘴啊。”

“喂,我不喜欢这个啊。”知念一边转来转去躲对方硬是往他嘴里塞奶油的勺子,一边含含糊糊的抱怨着。

“那草莓总是喜欢的吧。”山田凉介拿起刚刚洗干净的草莓堵住知念的嘴。


“我最喜欢草莓也最喜欢知念了呀,知念呢?”

“嗯~我也喜欢的。”知念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被绕了进去。


牙齿咬破草莓的时候,会喷出粉红色的汁液,溅到嘴唇边上的时候,就算是看不见也觉得一定色气的不得了。


就像是被草莓蜂蜜腌渍起来的甜点,知念觉得浑身上下都冒着粉红色的泡泡。山田凉介一颗一颗不停的喂着草莓,知念觉得舌头都要麻木了。只能叼着食物用眼神抗议。


用牙齿咬住草莓的样子比刚才还要糟糕,不管是水润润的嘴唇还是上下滚动的喉结都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过长的刘海显得整个人幼齿的不得了,反而让人更加想要欺负他。他又勺起一匙生奶油,塞进知念的嘴里,抽回来的时候感觉到知念用力的不满的咬住了勺子。


“喂!”


知念再一次遭到袭击,不甘心的也用满满一勺奶油回敬,可惜对方早就跑走了。他只能抄起沙发上的泰迪先生做投掷武器。两个无聊的大男人,围着沙发开始了绕圈圈的捉鬼活动。


山田凉介突然转身,知念措不及防的撞进他的怀里,两个人在沙发上摔成一团。


“不是想喂我吗?”知念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对方凑过脸来,从他手上舔走那口奶油。


白色的生奶油真是色气的不行,他抱着山田凉介的脖子闷声笑了起来。


一切顺理成章,知念望着压下来的山田凉介,整个人的阴影正好能完全盖住他。真是的怎么那么大只,他想向泰迪熊先生求助的,可惜刚才他就把唯一的救援者给扔了出去。


怎么办,那就只能闭上眼睛了。


山田凉介看着身体下面知念的样子,很紧张一样微微皱着鼻子,眼睫毛打出小小的阴影,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他,再抱在怀里揉一揉。


1——2——3——好几秒过去了,知念都没有感觉到预料中的会发生的事情,他偷偷张开一点眼睛,看见山田凉介充斥着笑意的眼睛,然后就是措手不及袭击过来的嘴唇。


这个人栗色的头发是焦糖的布丁,浅绿色的衬衫是抹茶味的软糖,粉红色的嘴唇混合着草莓和奶油的味道。


如果是这样美味的甜食的话,贪得无厌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呼吸到的是一样的沐浴露和香水的味道,舔过来的舌头湿热湿热的,检查牙齿一样一颗颗舔过去,然后卷着他的舌头,像是吃糖果一样。手指划过锁骨的时候,痒痒的感觉让人想逃开,但是知念却更紧的抱住了身上的人。


压在身上的分量很重,但是心里快乐的像是可以飞起来。


厨房里汤咕噜咕噜的冒着小泡泡又破碎,房间里又明亮又安静,什么心思都不必掩藏。


哎呀哎呀,快捂住耳朵,我爱你什么的,只有对方可以听。




评论(5)
热度(29)
2016-0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