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火有】盗梦者

影视同人作品,一切人事物都与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火村英生 x 有栖川有栖


【呐......关于兔子的事情,你喜欢吗?】


圆一个我自己的遗憾吧,想让有栖看一看副教授的梦。爱丽丝梦游仙境w


……………………………………………………………………………………


又是这里。


少年揉了揉脑袋,把顺的好好的刘海揉成一颗鸟窝。


这里是哪里?


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四周,普通的热带雨林的样子。


日本有那么大的热带雨林吗?


少年伸出手来看了看自己,视线里只有植物黝黑的影子,张牙舞爪。他觉得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觉得理所当然。


实在是太黑了,他这样想着,心里马上浮现出怪异的提示。


六点整方向,再向前跑五秒就可以捡到手电筒。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是第一次去到的地方,却总是觉得在哪里遇见过,熟悉的像是家门口的公园。


少年正处在这样的境地里。


照亮的手电筒并没有给情况带来什么好转,灯光被黑洞吸引一般消失不见。但就算是这样萤火虫一般的灯光也给少年带来一些未知的勇气,足以让他开始思考现在的处境。


恍惚间记得刚才自己在房间里码字,但是一抬头间就来到了这样的地方,少年一边思考着一边漫无目的的前进,向着某一个已定的方向。


少年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一个人的,他总是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


一个并排走的时候,比自己稍微高一些的人。


再向前三步就会掉进坑里,少年隐隐约约有这样的感觉。


果然,准时准点熟悉的坠落感,仿佛没有尽头的下落和失重的晕眩。


地心引力是什么样的东西。少年突然想起他在大学课堂里旁听过的物理课。那并不是少年的专业课,那他是陪谁去的?


那个时候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少年转眼间忘记了现在的处境,专心的思考起来。


白色的衬衣,栗色的乱糟糟的卷毛,弯起的嘴角......


碰的一声撞击到墙面上,又反弹回地面,从高空坠落却毫发无伤,让人没有一点实感。少年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错乱的空间感和眼前长的没有止境的走廊让人精神疲惫。


找到他。

少年隐隐约约有着这样的念头。


他是谁?是那个穿着白色衬衣的男人吗?


但是眼前并没有下一个关卡,走廊的尽头空无一物。少年开始苦恼了起来,对着墙壁一点点摸索过去。





“关于兔子的事情,你喜欢吗?”


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斜倚在墙上,帽衫低垂看不清楚脸。


刚才还完全没有发现生物的气息的,少年谨慎的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他。


“关于兔子的事情,你喜欢吗?”

那个男人又重复了一遍同样的话,突然向着少年冲了过来,他本能的想要逃跑,却被那种危险的气息定在原地。


像是草原上被盯上的兔子,瑟瑟发抖着的少年闭上眼睛等待着结果。


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明明是一眼就能望到尽头的走廊,却哪里都找不到了,少年为眼前突然出现的拐角而目瞪口呆。


命运的齿轮发出黯哑的转动声。就像是被未知所指引着,少年和男人终将相遇,但童话故事的结局已经既定。


撒,猜猜看,公主和王子在哪里?


少年是以写字为生的,擅长的就是从空无一物处创造。眼前单调乏味的画面反而给了他更多的发散的空间。


这里的阳光很好,从窗户里打进来的阳光照得通道一明一暗。这样的景色像是和少年记忆中的一部分重复了。


因为我想杀人。


少年到现在还记得那个男人站在窗前,阳光穿透窗格。到今天为止那一秒都是那么清晰,空气中飞舞的灰尘,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像是发着光。每一音都能听懂,只是又像是完全不明白。


明明每一个细节都如此精准,少年却想不起关键人物的样子,大概是背着光的原因,一片模糊不清。


他想要仔细的思考,却不被允许。不知道哪里的开关被开启,身后有大石轰鸣而来的声音。


跑!


少年并不是擅长运动的人,很快便陷入了缺氧的境地,像是被迫放上陆地的鱼,慌不择路的少年闯进旁边的房间,为着自己的死里逃生而背靠着墙喘息。


“你是谁?”

身后传来的声音害的少年吓了一跳,但也只是吓了一跳而已。少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来人并不会伤害自己。


身后的男人比自己稍微高一些,快要长到膝盖的大衣和乱蓬蓬的脑袋。明显被打扰却依旧温和的声音舒缓了少年的情绪,他定了定神,空气中让人安心的咖啡香气。


“我叫有栖川有栖,在寻找回到日本的方法。请问你是?”

“我不知道你说的地方在哪里?但是出去的道路只有一个。”


男人无视了询问,修长的手指从一排排的书脊上划过,少年忍不住口干舌燥起来。


“给!”少年欣喜的接过卷成一团的羊皮纸,又为上面复杂的地图和开关苦恼起来。


“我还是陪着你去往哪里吧。那些机关,我可以帮忙。”


为什么要帮我到这个地步,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是直白的询问就写在少年的脸上。


“可爱的人总是可以得到一点优惠的。”男人嗤嗤笑着走到门边,向着他伸出手来。


“撒,来吧。”





有了男人的陪伴,路程像是变得简单了一点。或者说不是一点?少年第一次为自己引以为豪的文法修辞而感到苦手。


男人迈步的样子也无比眼熟,手插在衣服的口袋里,走路的时候雷厉风行的,但总是故意只比自己快一点点。


少年觉得自己一定认识这样的人,思考的时候会用手指触摸嘴唇,喜欢在咖喱里加酱油,咖啡不加糖双份奶。


少年不停的思考着,急迫的渴求着答案。但就像是缺少了一块的拼图,就是拼凑不出最重要的信息。


有人陪伴的时间过得迅速,果然顺着男人指引的道路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要跳吗?


就像是人本来就拥有预知的技能,少年对发生的一切都怀抱着本应如此的想法,理智怀疑着,身体却前进。


又是树林,但是和最开始的不一样。空气中潮湿的血腥味,虫鸣的声音,黏黏糊糊的感受到衣服粘在身上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让人不舒服到了极致。


少年迈开步伐,想着未知,或者说是已知的前方。





这个犯罪并不美丽。


又是刚才遇见的男人,轻的单独只是风吹过的声音。


少年像是终于确认了寻找的目标,急切的走上前去,渴望答案却又小心翼翼。


那,什么样的,才是美丽的。


少年顺着男人目线的前方望去,是刚才带着帽衫的人,拿着尖刀正仰天长啸。


与其说是仰天长啸,其实一点声音也没有传递到空气中,少年的四周像是被压抑住的结界。


少年是纤细的人,容易被别人的思维所影响。他感受的到,像是水分充斥在空气中,现在里面满满的都是狂喜,快乐。


和绝望。


“看到了吗?”

刚才还陪伴着的男人转瞬消失,作为替换,那个痛苦的跪着的身影一眨眼间就到了少年眼前,帽衫下面的五官尤其眼熟。


啊......


原来陪着自己的人是他,阻碍自己的人是他,最后需要找到的人也是他。


关于兔子的事情,你喜欢吗?


少年又想起了刚才的问话,不,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握住了那个满手鲜血的男人。


不是每一个爱丽丝都会爱上兔子的,也许是帽子先生,也许是毛毛虫爵士。


而我爱的是你,我的红心皇后。


纵使你满手鲜血。


撒,谁是公主,谁是王子?





原来他一直做的都是这样的梦吗?


少年惊醒的时候发现什么也没有变化过,苍白的电脑屏幕和不再冒着热气的咖啡。


所有精力的旅程和波澜壮阔都看上去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不......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发生过,少年为自己的奇思妙想笑了起来,手掌盖住眼帘。


一片黑暗里突然浮现出最后的时间,少年突然想见到那个男人,纵使一样的五官,但是不一样的表情。


想见到他。想快点见到他。





火村看着半夜三更敲开他家房门以后就只是不说话的有栖,静静地叹了口气。“怎么了?”


“没事,刚刚做了噩梦。”


有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把脸整个埋进抱枕里,蜷成一团。就算明白梦和现实并无关系,他还是来到了这里。


火村看着他红红的耳朵尖,送上牛奶,甜香味的水蒸气,对坐着的沙发,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无比安心。


“撒,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评论(5)
热度(28)
2016-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