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火有】猫不曾施人于同情

影视同人作品,一切人事物均与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火村英生 x 有栖川有栖

请把第二段和最后一段连起来读,大概就是想表达这种感觉吧。【猫不施人于同情…爱丽丝和副教授在一起也不会是因为同情…】

…………………………………………………………………………………………

 

猫不曾施人于同情。

 

momo酱会在有栖手臂上留下痕迹,是在有栖确信自己与它之间已经拥有了足够牢固的牵绊之后还会经常发生的事。

 

后来火村带着他搬出了时绘姐的房子,他们也没有再找一只猫来替代momo酱。回家推开门的时候也不像有栖初衷里渴望的一般。

 

他究竟渴望的是什么。

 

有栖从学生时代就认识了火村,迷迷糊糊的认识,迷迷糊糊的做了朋友,迷迷糊糊的做了恋人。因为受到照顾,所以自然的回应对方的渴求,但本性里的从未被激发的欲望一直在可控范围内。

 

他看过很多书,听说喜欢一个人的话会想要和他融为一体,会脸红心跳飘飘欲仙。有栖从来没有体会到这些感觉。

 

喜欢应该是纯粹的,就算像是霉斑滋生一样聚积也应该觉得美好。


十几岁的时候有栖也热衷于去设想过自己以后的样子,但是没有一种想象和现在相符合。

 

所以现在算是最好的情况还是最坏的?

 

有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是迷迷糊糊的感觉到现在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他努力的维持着,想着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说不定能挽回一点异样的情绪。

 

他在施与火村同情。

 

火村会抱着他,就像是以前抱着momo酱一样。有栖不喜欢这样的动作,却总是说不出口,就好像说出口之后有什么东西就会改变一样。有栖不害怕改变,但是讨厌。

 

他总是觉得火村是可以看透什么,但是如果火村什么都不说,他就什么都不会做。事情拖着赖着发酵腐烂也留着具残骸,曾经那么庞大的,让人想起来就欢呼雀跃的感情,时间又送到哪里去了。

 

火焰曾经燃烧的过于旺盛,留有余温的灰烬无法让人满足。但有栖最害怕寒冷了,就算是被迫放在这样焦躁的尴尬的境地,他也想要留着这一点残骸。

 

“如果分手了的话你会怎么样?”

“为什么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题?”有栖转身坐到火村的旁边,借着火村不到自己表情的错觉,鼓起一点掩耳盗铃的勇气。


“我一定会很失落,会变成怪物也说不定。”

“为什么听起来是我甩了你?”

“因为我绝对不会抛弃你的。”

 

又来了,装作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有栖在心里想着,装作浓情蜜意的依偎进火村的怀里,把不屑藏进衣服的缝隙。


骗子,明明已经抛弃过一次了。

 

表白的人怀着主动的压力,然后把这种压力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多么自私。


有栖遇见火村之后日子就开始变得不太一样,但是说起来也谈不上惊喜,带着意料之中的味道。


他一出校园就做了作家,说到底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面的社会,就算看了那么多的黑暗,终究和看电影似的。时间平缓的淌过,连印记也不会留下。


有栖会不会成为诸星嘴里的导火索,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许是被动的,也许是主动的,现在的他还没有办法做下决定。

 

火村总是喃喃的念着的喜欢喜欢,说到底也不过是两个音节,最开始的时候感情饱满,就漫出想要靠近的意愿,水过多的时候就开始枯竭,水面上留下一点点眼泪一样的痕迹。

 

火村方式的说话,火村方式的拥抱,有栖方式的厌倦。

 

“传说嘴是灵魂进出的场所。”火村说着贴近他,低沉的吐息吹的耳廓发痒。有栖扭过头去送上自己的嘴唇。火村的手按在脖子后面,顺着脊椎骨抚摸,也不知道是爱抚还是胁迫。

 

吻里没有欲望没有感情,单纯的肢体接触。就算亲密的可以交换获得病菌的机会,却看不透心里滋生的霉菌。

 

灵魂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变化了的?有栖普通的听着火村的声音,靠在他的怀里就开始发困,只知道从背后挽住自己的手臂强而有力。

 

苟延残喘的恋爱日子,日子就真的过得和倒数一样。从几开始倒数,又那里是终结,有栖自己也不清楚。他一向是不擅长下决定的人。

 

他又想起那只在自己手臂上留下抓痕的猫,他又何尝不是想在火村的身上留下抓痕。

评论(15)
热度(48)
  1. 思想的阁楼木棉豆腐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