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fjky】路人甲与主人公。【终】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 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フジ x キヨ


…………………………………………………………………………


9.


キヨ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人混熟,自从他从离开父母自己租房开始,他也有意识的减少了和こーすけ他们的联系。也许是不喜欢以前的自己,也可能是害怕他们会变化看自己的眼神。


フジ在送给他的油画上写着“给巨大的勇气”。他把这样莫名其妙的标题归咎于艺术家的品味,因为如果是给他的话,不就太讽刺了嘛。


キヨ承认自己是故意把フジ拖进自己的生活里面的,他逗弄那个把心思写的清晰易懂的傻子上了瘾。


但是他再怎么样也没有想到过现在的场景。


「我看到了哦那个漫画,你和フジ做主角的,真恶心。」

「キヨ你打架别拖累他好不好,你被家里抛弃而已。」

「为有人拯救你而沾沾自喜吗?超恶心。」


诶那是什么超恶心。キヨ想着自己应该做出嫌弃的表情,但身上每一块肌肉懒洋洋的,他没办法做出表情,也没办法走开。


面前的女孩子还在喋喋不休,害得他觉得手上的看望礼也有点沉重起来。


「诶,这样哦。」


半响过后,他像是终于从这样的场景当中反应过来,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那个已经哭得捂脸的少女,从她身边走出校门。


他本来想去探望前两天被谜之放学揍了一顿的フジ,但是相比自己,对方接到噩耗赶回来的母亲会更好照顾他。沿着马路转了一圈,又转到脑震荡被逼着留院观察三天的那个人的家门口。


盐水已经习惯了他的味道,从栏杆的缝隙里挤出来,在他的腿边转来转去的撒娇,宠物似主人型,他嫌弃的撸了把狗狗的脑袋,狗狗自觉的趴下来,肚子朝上的求他摸、


「你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的哦。」キヨ蹲下来对着狗狗自言自语,把它抱起来再放到栏杆的另一边。


要是看见的话,对着那种无辜的眼睛又会投降的不是吗。



10.


フジ知道自己有点粗线条,作为美术生对生活中的细节把握的不到位的确是不好......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觉得キヨ绝对是在躲着他。


上一次他发现キヨ的踪迹,还是自己睡醒看见对方放在床头柜上的玩具猫咪,フジ还以为キヨ是被自己的见义勇为给害羞到了。但是三天没有一点消息,就算是他也该察觉到有什么发生了。


被迫留院观察的フジ微笑着欢送父母回东京,就杀气腾腾的冲向学校。


「哟フジ,被砸了一下脑袋开窍爱上学习了?!」

「要不要我砸你一下试试,我来找キヨ的。」

「キヨ...?被叫到教导处去了哦,好像是什么恶意斗殴。」


听到教导处就怂的フジ听到こーすけ的后半句话,也顾不上友人的调侃,急急忙忙的往教导处冲去。


「所以这次街头斗殴是你约架的吗?」

「诶,我怎么听不懂老师你在说什么?」

「キヨ你自暴自弃也就算了,还连累到本校的另一名学生,这样我们很难做的。」

「是啊,キヨ君你这样子我们只能取消你的报送资格处分处理了。」


「キヨ并没有约架,也不是他连累我的。我就放学顺便看到有人被欺负而已。」フジ挠了挠还绑在脑袋上的绷带,顶着在场一大堆人的的目光硬着头皮说话。「那个时候キヨ正在我家,有不在场证明。」


「キヨ君你以后小心一点吧。这次受害者都为你作证了就算了。」


フジ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受害者为什么那么受气包,他点头哈腰的送走了满堂陪审的老师,又目瞪口呆的送走了一句话没有摔门就走的祖宗。


「キヨ你都没有来医院看我。」

「キヨ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啊。」

「キヨ你故意的吧知道我扭到腿跑不快。」


如果祖宗扭头就走的话,请跟在他后面追到心软。这是フジ在几个月的对キヨ手册中学到的经验。


「你是笨蛋吗?!还不赶紧滚回去继续你的病假。」


如果装可怜是有效的话,不要吝啬多多使用。这是フジ在几个月的对キヨ手册中学到的经验之二。


「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妈今天早上回去了。」

「不知道,那管我什么事?」

「要是我这样回去的话,我和盐水都会饿死的。」

「你这样和我混在一起,才会被人打死,不懂吗?」

「哈哈哈哈。」


フジ不知道这句话哪里戳到了自己的笑点,也可能是这样子双手抱胸一本正经的キヨ实在太过好笑。


「キヨ你是笨蛋吗?我是柔道黑带的男人诶,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好吗哈哈哈哈。」


フジ实在笑的太张狂,他觉得自己应该在キヨ变脸之前给对方一个台阶下,但是他实在忍不住。


「这样子好像苦情剧哦哈哈哈哈。」

「你是草履虫吗你,就不应该担心你的。」

「有什么好担心的,比起这个饿死比较丢脸吧哈哈。」

「知道了。」他看着キヨ不耐烦的皱眉,「晚上我会来的你赶紧滚回去吃便利店吧。」



11.


キヨ会离开这个小镇,从高三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事实,虽然他吊儿郎当的满不在乎的样子。


「キヨ你,去了东京还会回来吗?」

「恩?」

「我在想啊,我去哪里好像都可以。」


キヨ看着フジ咬着笔杆子在被炉里剥桔子,七零八落的橘子皮散在写了一半的数学习题册上。就算补了半年的课,キヨ看着那个人还是是不是感到未来的黑暗。


「别说什么都可以好吗。你能去哪里还不一定呢。」

「キヨ你说我卷子做了这么多了......」

「却还是这么蠢?」

「不是啦,我们要不要去拜拜。」


这样说着的フジ抖抖索索的站起来,从柜子上面拿出一本宣传册推到キヨ鼻子下面。


「キヨ你看这所学校超棒的,就在北大旁边,我喜欢的美术学院,这样我们上大学还是能一起混。」

「那你的成绩够吗?」

「算上体育特长和美术考分还是不够......所以我们去庙里拜拜吧。」


虽然キヨ对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嗤之以鼻,但是反正在寒假里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


真的出了大门キヨ才知道现实是多么的可怕,不管北海道永远下着的大雪,不知道这样的雪天居然捷运上面还有数不清的人。


被迫摆成壁咚姿势的キヨ很是尴尬的想要远离一点フジ,门口蜂拥而上的人却把他整个人挤到フジ的怀里。偏偏フジ还在努力的收腹,想给他挤更大的空间。


「别动了你勾到我的围巾了。」キヨ叹了口气,拍了拍フジ唯一裸露在外面的手。


庆幸的是拜拜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大雪的日子里大家都不敢开车,捷运站里比早上还要拥挤。


「要不然我们走回去吧。」

拖延的在咖喱屋里面解决了晚饭,眼睁睁看着捷运站里面的人已经排到了外面,一点都没有减少的趋势,キヨ打开手机看了看地图。



「真的假的,这么大的雪诶。」

「反正我们也没有做几站车嘛,我看看,步行四十五分钟。」

「你确定吗,我去买两杯咖啡?」

「我确定,我们赶紧回去还能赶上晚上的切尔西的球赛呢。」


走到一半的时候路上已经完全没有人烟了,キヨ默默的把手伸向旁边那个人蹲下。


「你确定要玩这个?」


他都听到旁边那个人的叹气了,フジ还是伸出手握着他的。说是游戏,就是前面那个人拉住后面的在雪地上滑行,当然如果拉着跑的人坏心眼的放手,后面的自然会摔个狗吃屎。


「你有没有听说过,想和你在大雪天一起走到白头。」

「キヨ你什么时候看这种文青的东西啦。」

「雪下到头发上不会化掉嘛,要走到白头不如一起去染个白头发还能第二件半价。」

「キヨ你还真的毒舌啊。」

「别说话好好拉。」

「要玩到什么时候啊,不然キヨ你告诉我今天挂了什么心愿好不好?」

「不好,再说,我又不相信这种东西。」



老天爷可是别相信我嘴上的话啊,我希望这个人真的能考上那所学校,然后我们混一辈子。


キヨ看着那个小心翼翼满嘴怨言的拉着他的人,笑了起来。


评论(2)
热度(15)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