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fjky】路人甲和主人公的故事。【3】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 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フジ x キヨ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个坑,太长了,分段。

…………………………………………………………………………

6.


就算立下了豪言壮语,フジ咬着笔杆子的时候还是深深的陷入了三重苦的情绪。


不知道社团指导老师哪里来的自信,相信他们这一群体育特招生能全考到合格,反正作为一个体育美术双重特招,他觉得把自己榨成汁都不一定能找出一星半点的理科细胞。


身边的朋友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全是会把阿拉斯加暖流写成阿拉斯加鳕鱼的斯文败类。


他又一次领着自己个位数的数学卷子,垂头丧气的走进老师办公室。


「フジ君你这个样子不行,美术保送也是要文化课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呀,フジ只能再低下已经不能更低了的脑袋,我知道考试有什么用,我不知道高斯也不知道牛顿。


「算了我给你找了个全能家教。你还是放学在美术教室里等着吧。」

「诶?是谁?」

「告诉你有什么用,你连公式都背不出来。」


苦苦哀求还是被老师一把闭门送客,フジ只能心虚地给キヨ发信息说晚上没法子早回去了。


说到这个,フジ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对了キヨ的胃口,众所周知的不良少年简直成了他家的应征保姆,每天都会带着蔬菜肉类跑到他家去做饭,有时候社团回去晚了,就看见对方在院子里逗狗。


フジ也不是没有想过要给对方钥匙,但是被告知“你是不是傻给坏人钥匙,再说我们不熟我不想和你这么熟谢谢。”


キヨ那种目中无人和招摇每每都让フジ想要给他一巴掌,但是仔细的想了想キヨ在外的名声他又怂巴巴的收回了自己的爪子。


フジ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没有新信息进来。他常常会以为キヨ给了自己的莫不是假的号码,但是他又时不时的会回上两句以证明没有停机。


一点也不打算变成恋爱中的小女生的フジ还是依依不舍的放下手机,专心在眼前的试卷订正上。



7.


キヨ在一开始知道要在放学后去做免费的家教是十分不愿意的。但是保送的评价捏在老师手上他不得不服气。


老师大概是看他一头黄毛不乐意,通知他放学去美术教室后就把他推出门外。


没有拒绝机会也没有对方的具体信息。キヨ揉了揉他的一头卷毛,在心里把老师骂了千百遍。在把保送名额给他之后,不是帮忙批改卷子就是准备课件。现在又摊上义务保姆。切。


在嘀嘀咕咕往教室走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滴滴滴的响了起来,是フジ的简讯。キヨ条件反射的冲着d班的方向一扭头,果不其然隔着中庭没有看见f氏的影子。


你谁啊你,キヨ瞪着屏幕上那个士下座的表情小人,胡乱的把手机塞回口袋,放弃了刚才那个惹怒老师也不去做苦劳力的念头。


反正也没事,不如去看看是不是世界上的美术生都一样傻,キヨ是这样想的,但是打开美术教室门的他用尽全力才阻止自己关门退出去。


里面的人听到开门的声音抬起头来,用超越百米冲刺的速度从椅子上跳起来抓着他的胳膊。


「キヨ,我补个课而已别冲动啊。」

「哈?你以为我来做什么?」

「不是来救我回家的吗?」


キヨ啪叽一声把手上的卷子拍在フジ写满自恋两个字的脸上,双手抱胸看着对方收拾散落一地的凶器。


「看看你的卷子,我是来拯救你的。」


他居高临下的讲道,虽然这句话平时想起来可能能把头砸进地板里的羞耻,但是这一秒他充满了自豪感。


「你不是以为我是需要拯救的不良少年吧」キヨ把腿架在桌子上面,看着被挤在一边的フジ一边咬着笔杆子一边偷看自己。


「真是天真的傻子。」他稍微曲起腿往前看了一眼对方没做几题的数学卷子,又不忍直视的退了回去。「就你这智商想及格还差的不是一点点。」

「所以キヨ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

「我可是保送北大的人,你都没资格和我说话。」


看着对方满脸诶的表情,キヨ心里充满了优越感,所以他怜悯的把对方的脑袋按到了卷子上。


「别在这傻逼地方补习了去你家,我们还说好了去排限量的可乐冰淇淋呢。」

「啊,是,是!」



8.


多谢了キヨ的补习,虽然中间的魔鬼事宜他不想回想。但是无数的卷子和身体心灵的侮辱如果换来的是人生最高的年级排名的话フジ觉得还是值得的。


就算这样的值得写进他历史成就的人生最高排名在キヨ看来还是充满了嘲讽,但还是抵挡不住フジ坐在合宿的大巴车上わくわく的心情。


就和春游的小学男生一样,他满怀对自己的唾弃的看着巴士的前门。


「キッ......」

「キヨじゃん!」从前排冒出来的大嗓门截断了フジ鼓起勇气的招呼。不是有好朋友的嘛......フジ第一次认识到这个现实,总是看着キヨ一个人放学一个人罚站,他都没有意识到这个学校一霸还有正常的朋友。


不过这也是想当然的啊,フジ把自己微妙的情绪归咎于过于震惊,拍了拍自己的脸朝向窗外的风景。


不过在分享了前座的キヨ和こーすけ的薯片的时候,フジ已经把那点不开心抛到爪哇国。在和こーすけ一起嘲笑了キヨ数不清的怪癖和难搞的时候,他甚至觉得可以把こーすけ引为人生知己。


「合宿合宿合宿!我们晚上要不要打枕头战!」

「不要你是小孩子嘛!」「不要你是小孩子嘛!」


こーすけ和フジ对视一眼,惺惺相惜这种情绪立马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哇,你们不要联合阵营好不好。」被联合阻止了的小孩子不满的打开薯片的包装,「フジ,你晚上要不要来我们房间住,正好我们只有三个人。」


是询问的词语却不是询问的语气,キヨ戳了戳こーすけ的腰,逼着他在宿舍分配名单上做了弊。


「什么嘛我也是有朋友的诶......」这样说的フジ猛点了点头。


越是和キヨ在一起玩,フジ就越是惶恐,他觉得老天爷把キヨ降临到他身边不知道是对他的奖励还是惩罚,或者说是指导他成为圣人的磨难吧。


最后他们还是在房间打了枕头大战,和足球社的经理ヒラ一起,还在老师查房后偷偷讲了恐怖故事,被另外三个人吓并嘲笑到心力交瘁的フジ感觉合宿就是一个错误。


キヨ就是一把火焰,他觉得耀眼和温暖的同时又担心会被灼伤。フジ坐在阴暗的门廊屋檐下,眯着眼睛看着速写本发呆。


理智上觉得自己这样子和痴汉没什么区别,キヨ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让人跟着他走。虽然フジ不愿意承认,キヨ都不用走到他面前,只要他招招手,自己就能够屁颠颠的跑过去。 


就和现在那个人刚刚结束半场球赛,站在操场的另一头一边灌水一边招手,就算没有指明,他还是藏好速写本走过去。


「走我们去吃冰淇淋。」

「好。」




评论(3)
热度(14)
2018-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