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豆腐

富士山是天下第一的娘娘腔系男朋友!

© 木棉豆腐

Powered by LOFTER

【最俺中心】hp paro。

游戏实况主同人作品, 腐向注意,捏造注意,一切人事物都和真实世界无关,请勿带入。


无cp,无时间线,请自由的插上想象的翅膀。


…………………………………………………………………………


其实就是来兑换诺言的,明天参加毕业典礼啦!开始一天隔一天的更新,持续至少两周,中间可能存在浑水摸鱼或者有甜刀肉。

不过你们都是考试周。


…………………………………………………………………………


KIYO,KOSUKE 初见


「喂,你就是那个格兰芬多吗? 」

「怎么了?」


上厕所中的こーすけ默默的系上裤腰带转身,想着等会万一打起来的话也不至于留下嗤笑的把柄。


「你就是那个新加入魁地奇球队的矮子吗?」


这么充满着挑衅的是被簇拥着的斯莱特林,こーすけ都不知道对方鼻孔朝天是因为鄙视自己还是因为矮。


「所以明天是你第一场魁地奇比赛,准备的怎么样?」


一点也没准备,こーすけ在心里想,但是绝对不能告诉你,所以他挂起一抹假笑回答,准备的还不错。


「先祝你能顺利的在扫帚上坐完比赛吧,别掉下来哈。」


看着对方露出虎牙的笑容,こーすけ感到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

当然更火大的是对方在他鼻子下面抓住金色飞贼的时候。






KIYO,HIRA 初见


「最贵重的蛋是什么?」


キヨ站在拉文克劳的塔顶,深深的思考着在小鹰的老巢里攻击他们的门会不会太招仇恨。


「不是笨蛋吗?」


卧槽!キヨ怒气冲冲的转过身去撸起袖子,打算给那个嘲笑他的小不点一个不违反校规的肉体接触。


「诶,谢谢我帮你开了门嘛,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这样说着的那个抱着书打着哈欠的小不点从キヨ的背后钻进了刚才还紧闭着的门。


「你打开的嘛?」

「最贵重的蛋是笨蛋啊,这门最近老是问奇怪的问题呢。」

「好吧。」キヨ深吸一口气,「キヨ我绝对会回报帮助过我的人,说说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我最近想要研究米布米宝,关于植物的防御手段呢?但是听说不常见诶。」

「我过两天猫头鹰给你,额......」

「ヒラ、ヒラだよ~」


「所以着因为ヒラ微笑着讲危险的名词你才和他做朋友的嘛?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撒,大概因为ヒラ散发着和我一样的氛围啊。」

「杀人犯的氛围嘛?」


在キヨ认真的回忆里因为蛋糕塞得太多而含含糊糊的讲话的フジ没有等来预想中的吐槽。他抬起头来看着キヨ看着远处的眼神说不出的忧郁。


「他后来寄来的麻瓜的零食真是预想之外的好吃啊。」






四人 贵族


「ヒラ你怎么在这里?」


フジ远远的冲着向着球场走过来的一只棉球团子挥了挥手,看见对方艰难的转过了半个圈,又掏出魔杖来给了他一个温暖咒。


「啊,活下来了。」


随着咒语的生效,那个看不见脸的不明生物终于脱下帽子和围巾,轻飘飘的声音也清晰起来。


「这么怕冷怎么跑到这边来,还不用咒语。」

「还不是こーすけ这混蛋死活让我来加油,魔杖忘记在床头了啦。」

「哈......麻瓜种。」

「揍你了哦,话说你来做什么?魁地奇练习?」

「恩......不是啦......」


「キヨ様!」

打断两个人的对话的是突然出现的小精灵,大概是发现主人不在现场,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惶恐的看着四周。


「都是ドビ太慢了,キヨ様才等不及的,都是ドビ的错。」

「够了ドビ,停下,把东西给我就行了。」

「啊,フジ様在真是太好了,那ドビ就先离开了。」


伴随着爆破的声音,突然出现的小精灵又突然的消失,场上斗争的红绿队伍大概也分出了胜负,远处红色和绿色的领头者双双拎着自己的扫帚向着这边过来。


「フジ你居然认识那个キヨ?!」

「哪个キヨwww,是啦我们可是从小一起撒尿和泥打球揍小孩的关系。」


「但是因为懦弱且正直到近乎蠢进了獾院。」插进话的那个人冲过来勾住フジ的脖子并且把他勒的往前几步才稳住重心。「哟,ヒラ。」


「哟ヒラ个头。ヒラ你怎么会认识这个会骗人的家伙啊。」另一个人则过来挡在ヒラ前面,虎视眈眈的样子看上去是刚才输掉了。


「孽缘,比起这个フジ你完全不像贵族啊。」

「不是吧......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小少爷嘛?」

「没有,你明明是我家养的小精灵吧哈哈哈哈」


作为フジ的包子脸的回应,是剩下三个人的狂笑声。






FUJI,KIYO 送礼


「我母亲送糖果来了,她亲自做的柠檬软糖。」


扭扭捏捏的男生和背在身后明显藏着东西的手,远远看起来的场景像是流行的言情漫画经典似的。只可惜高个子男生脸上的冷漠展示了这注定是个悲剧。


「所以? 」


キヨ对フジ的这个反应已经习惯到连吐槽都不乐意讲,从鼻腔里发出冷哼并表示再不赶紧他就要用飞来咒直接抢了。


「我觉得直接送来不好,弄了个包装… 」

「这就是你辛苦弄出来的造型?远远不如前几年的袋子啊。 」


斯莱特林的王子双手环胸皱着眉的姿势显然冒犯了フジ的自尊,他鼓了鼓腮帮子不满的抱怨。


「我可是花了一晚上在变形术上诶!」

「呃哼? 」

「结果我问室友要了礼品盒和丝带,自己扎了个玫瑰和蝴蝶结。」

「真丑。」


刚想继续开口抱怨的フジ被对方拎着丝带结收起糖果盒的动作很好的安抚了。


「不过糖果没有错我喜欢的,替我谢谢你母亲。 」

「キヨ,有没有人讲过稍微坦诚一点会比较讨人喜欢。」

「我觉得我就够讨人喜欢的了。」






FUJI,KIYO 王子

“显赫的家世和智商能够帮他征服全部的男生和一部分的女生,漂亮的脸蛋能够征服剩下的女生。

这就是为什么他能被称为斯莱特林的王子。”


「我想采访你一下王子大人,对于校报的评价怎么看?」


装模作样卷起手上的报纸,无视封面上人物叽叽歪歪的抱怨,フジ把报纸当做采访麦克举到キヨ面前。


「当然是因为我的个人魅力咯,虽然我不否认我的确很帅气。」


被采访的那个人连眼皮都不抬一下,轻描淡写的讲出让フジ想要揍他一顿的话。


不过キヨ这个人的话能信一半都算多的,讲不定现在正在心里沾沾自喜呢,フジ转念一想还是放过他吧。


不过他最后用变形咒把手上的报纸变成了王冠,临走之前戴在了キヨ 专心在黄油面包的头顶上。


当然是离开还是落荒而逃他自己也没有信心,虽然他觉得自己变的那个有小浆果和绿叶的王冠可好看了,但是キヨ想必不能接受在全礼堂面前带着招摇过市。


斯莱特林的王子,嗤。






FUJI,HIRA,KOSUKE 雪宝球


「早知道你会在走廊上吃我就不给你买雪宝球了。」


熟悉的带着困惑的腔调从转角的另一边传进こーすけ的耳朵里。


「可是我吃了你不能让我吐出来,这样才不雅观。 」


另一个争辩的好像还没有过变声期的声音他也很耳熟,所以他没有遮掩的快走几步,打算追上对话的两个人。


「说真的你能不能别漂浮的那么高,看上去像是个蠢透了的气球!」

「フジ你和キヨ呆得太久了,连他嘲讽的口吻都学的那么像。」

「我们一起混的时候他还不嘲讽呢…不对…你要不要我弄跟绳子牵着你飞啊气球。」


现在他的距离可以清晰可见的看到小拉文克劳一侧的脸颊鼓了起来,两下嚼碎咽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然后他双脚终于着了地,朝着气急败坏的フジ露出一个清晰可见的微笑。


「ヒラ有没有吃过蟑螂堆啊?」


こーすけ终于追上两人,一边从背后勾住较高的那个不让他逃走,一边从包里的糖果盒里掏出看不出是食物的那个东西。


「啊,看着很好吃嘛。」

「呀!!!!!! 」






四人 漂浮咒


「キヨ你的考试时间可真够满的。」


こーすけ探过头来看了看キヨ手上的纸条,小心翼翼地说,因为这些天キヨ几乎念书念得有些神经质了,每天都紧张得不行,现在别说格兰芬多,就连整个斯莱特林也没人愿意去招惹他。


于是变成只有这四个人的奇怪组合,但当然他觉得自己和フジ只是为了等上他施舍的考试重点。


「我觉得今年魔咒课一定是漂浮咒,重点。」

「这样? 」


当フジ举起手腕,试图用漂浮咒把那本《标准咒语》漂浮过来时,整本厚重的书狠狠地拍在了专心于笔记的キヨ的脸上。


坐在俩人对面的こーすけ完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ヒラ则紧张地拔出魔杖准备随时救援,而另他们意外的,キヨ只是一怔之后缓缓地将书从自己脸上拿下来,恶狠狠地瞪了某个赫奇帕奇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写自己的笔记。


「这可真要命,」フジ全然不知劫后余生的欣喜,郁闷地嘟囔,「 如果考试那天弗利维教授让我举起一本书,我总不能把书拍到他脸上去啊。」


「……」こーすけ无语半晌,最后脱力地倒回沙发上,大叹气吹了吹盖在脸上的刘海,蔫蔫地安慰, 「别担心,如果キヨ没有杀了你,那么我保证弗利维教授也不会。 」


ヒラ在一旁掩唇轻咳了一声,嗤嗤地低声笑了起来。






おまけ FUJI,KIYO 秘密


「你有什么事我会不知道…… 」

フジ哼了一声扭开脸,觉得自己的耳根有些发烫。

キヨ淡然地继续说到 「……比如我就非常清楚,你从五岁才开始不穿开裆裤。所以能请你告诉我你在瞒着什么了吗? 」


评论(8)
热度(16)
2017-06-18